您当前位置:花溪小学 >> 教学园地 >> 课题研究 >> 研究论文 >> 浏览文章
点击数: 【字体:

以三重身份,步入吟诵的课堂

作者:严梦丹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8年06月19日

从周朝开始,我们的学习就是伴随着吟诵开始的。吟诵是学习古典诗词的重要法门,它所带来的兴发感动的体会,是深入理解古诗词的基础。

5月12日,有幸在开发区实验小学的礼堂里聆听了上海特级教师戴建荣老师的一节古诗吟诵课《江雪》和课后关于他吟诵教学分享的讲座。戴老师用独特的肢体语言,带着强烈的情感教孩子们吟诵古诗,让我再一次深深感受到吟诵之美。同时,也引发了我对于吟诵教学的思考,想起自己分别作为学习者、聆听者、传承者这三重身份参与到吟诵课堂的种种。

 

一、以学习者的身份认识吟诵

读高中时,学校邀请了北京大学程郁缀教授给我们这一群高中生做了一堂国学讲座。程教授说,我们学习了《步出夏门行·观沧海》,那么或许有一日我们面对星辰大海,就会想起这首诗,就会想起这就是“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就会明白曹操“幸甚至哉,歌以咏志”的心情。当我们看着海上潮起潮落,星月凌空,我们能懂几千年前的曹操,至少我们能吟诵一首《观沧海》,至少我们会知道“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不至于只会说一句“大海真美啊。”或许,这就是我们学习古诗词的一个意义。讲座的最后,程教授给我们吟诵了一曲《观沧海》,“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幸甚至哉!歌以咏志”,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吟诵,不简单等同于朗诵的抑扬顿挫,那些悠扬辽远的声调让我仿佛看到了一位踌躇满志、叱咤风云的英雄登高海岸,也感受到了他天下莫不我有的心情。这一席讲座让我明白了古诗词学习的意义,也让我知道了吟诵。

读中文系时接触到了叶嘉莹先生的书,在网络上观看了先生在各处的一些演讲视频。叶先生通过吟诵的方法,从声韵之美的欣赏,到诗词内涵的品读,讲授中国古典诗词,传承吟诵之法。听叶先生吟起古调,回味《诗经》里“苍苍蒹葭”的幽微缠绵,聆听《楚辞》中浪漫奇绝的滔滔“天问”,与李白、陶渊明、苏东坡把盏言欢,同杜甫、李清照、辛弃疾心魂相依,在悠扬的古乐和热切的吟诵声中感受诗歌的灵魂真味。明白了平仄声调是诗词的一半生命。

二、以聆听者的身份学习吟诵

戴老师执教《江雪》,主要从三个方面入手,分别是:朗读、文本和思想感情。这是执教古诗词课的基本思路,但在这个基础上,戴老师加上了自己独特的方法——吟诵,将古诗词课上得生动有趣,台上的孩子们和台下聆听的我们都兴致盎然。

开始上课前,戴老师请了几个同学念诗的题目——江雪,并让学生自我点评。戴老师用中国汉字的古音读标题,引出了本节课的重点“入声字”,即“雪”字。古音不仅能传递出声音,还能传递出感情,而入声字又短又轻又有弹性,传递的是强烈的情感。接下来,戴老师简单讲解了诗中的难字“蓑”,并给同学们普及了“斗笠”“蓑衣”的相关知识,让学生了解一些基本的中国古代文化常识。

入声字是为了传递强烈的情感,如何通过这些字去传递强烈的情感呢?这就是戴老师接下来执教的重点。他让学生发言,谈谈从诗中体会到了柳宗元怎样的感情,再通过介绍柳宗元的出身、生平事迹、创作诗歌时的遭遇,让学生进一步体会诗人在写诗时候的感情,体会诗人的孤独、孤寂和孤傲。此外,戴老师还通过文本发散,让同学们联想到另一位“钓者”——姜子牙,将姜子牙钓鱼是为了等待为国效力的机会与柳宗元结合起来,让学生明白了柳宗元孤独背后隐藏的另一种情感——期望能报效祖国。

“入声字!”“强烈的情感!”戴老师在课堂上强调最多的,就是这两句话。他用独特的肢体语言,带着强烈的情感教孩子们吟诵古诗。

课后,戴老师带着台下的我们吟诵起《宛丘》和《橘颂》。虽然没有音乐的伴奏,没有专业的练习,在舒缓的韵律中,在抑扬顿挫的节奏中,我们跟着戴老师边吟边唱,平平仄仄,很快就入情入境,沉醉不知归路。

 

三、以传承者的身份教学吟诵

每天早上我都会带孩子们读《日有所诵》,第十周的最后一首是袁枚的《苔》,这首简单的五言诗,有形有意还不晦涩,非常适合小孩子读,而且又很励志。我一下子就想起了《经典咏流传》中,梁俊老师带着石门坎的孩子一起唱出了这一首动人的歌谣,于是我立刻就找来了视频,在课堂上播放给孩子看,一遍不过瘾,孩子们纷纷要求再看一遍,就这样看到第三遍的时候孩子们不自觉地就跟着唱了起来,唱得还像模像样。放学后,家长们也都在群里讨论说孩子都在家哼着这首歌,特别好听,问我这是什么歌。经由孩子们和《苔》的美好故事,我意识到诗歌以歌的形式来教学或许更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于是在接下来的古诗教学中我也有意地融入歌曲的形式,像《静夜思》、《池上》、《赠汪伦》等诗,我们班的孩子都能够唱出来。但听了戴老师的一席课后,我想到或许我也可以试着把吟诵的美带给孩子。

《日有所诵》中收纳了《击壤歌》,这是一首淳朴的民谣。据《帝王世纪》记载“帝尧之世,天下大和,百姓无事。有八九十老人,击壤而歌。”这位八九十岁的老人所歌的歌词就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四言的写作形式为诗歌增添了一种长短抑扬的韵致。我找来到了徐健顺老师主编的《我爱吟诵》,里面正好有这一首《击壤歌》,自己偷偷地学了几遍,计划当日早读的时候教给学生。

周五早晨,我还没有走进教室就听到小班长正带着孩子们朗读《击壤歌》。从上一年级来,我们每天一篇《日有所诵》,快一年的时间了,现在即使没有老师的带领,我们班孩子也能读的抑扬顿挫、有情有调。早读铃声响起,我先是大大地表扬了孩子们的朗读,随即问他们“同学们,你们知道在古人是怎么读诗的吗?”很快就有孩子兴奋地说“我知道,和我们唱《苔》一样,他们是唱出来的。”“对的,但是古人唱歌和我们还有一些不一样哦。今天我们要诵读的这首《击壤歌》就是人们劳动的时候唱的歌。你们想听听是怎么唱的吗?老师唱给大家听”“想!”孩子们用整齐响亮的回答告诉我他们真的很感兴趣。 我开始吟唱“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老师,再唱一遍,再唱一遍。”唱着、唱着,有孩子轻轻地拍手打起节拍来;唱着、唱着,孩子们轻轻地跟着我唱起来;唱着、唱着,孩子们和我一起唱了起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吟诵的歌声盈满了整个教室。

我没有详细地讲解《击壤歌》的意思,也没有讲平仄的韵律,我相信虽然只是不求甚解的带着孩子们吟唱了这一首诗歌,但是也一定在他们的心里埋下了吟诵诗歌美的种子,这粒种子在我们以后的学习中会继续发芽、壮大。

 

94岁高龄的叶嘉莹先生曾发愿:“我想在我离开世界以前,把即将失传的吟诵留给世界,留给那些真正的诗歌爱好者。”“我是希望我们如果真能保持一个诗歌吟诵的传统,那我们将来就能培养出来很多的诗人,而不是一些只会考试的学生。”

感谢戴老师的一席课,让我再次回忆起自己与吟诵浅薄的缘分。无论是作为学习者、聆听者,还是作为一名传承者,吟诵之美是贯穿始终的。

 

点评:这是一篇心得,记录了作者在吟诵课堂这一话题中的思考。从自己学生时代上过的课,工作以后听过的课、自己上的课,点点滴滴中向我们展现了作者的逐渐走向成熟的历程。最欣赏文章的这一段:我没有详细地讲解《击壤歌》的意思,也没有讲平仄的韵律,我相信虽然只是不求甚解的带着孩子们吟唱了这一首诗歌,但是也一定在他们的心里埋下了吟诵诗歌美的种子,这粒种子在我们以后的学习中会继续发芽、壮大。小学教师就是如此,六年时间所授的知识是有限的,但育人却是无限的。在学生心底埋下美好的种子,才有可能开出最美的花,结出最甜的果。